文具盒里的对话300字:(常用的办公用品)年历贺年卡印刷厂及商户年末受重创

竹山县若云创意文具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2020-05-20 09:26:43 0 年历  印刷厂  订单  记者  业务  
(常用的办公用品)年历贺年卡印刷厂及商户年末受重创

  北京:商户们大呼损失惨重  往年进入11月,在永外沙子口经营挂历生意的金老板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一口,但今年光景大变,为金融、电信企业制作的上百笔订单被退订了。随着中央纪委发出《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》,年历批发市场迎来罕见的退货潮,看着已经做好的马年年历变成了废纸,商户们大呼损失惨重。  北京永外沙子口一带聚集着多个文化用品、文体用品常用的办公用品、办公用品和礼品批发市场,这里最知名的还有东革新里“月历一条街”,往年10月至12月进入挂历年画的销售旺季,各家店铺里订货的人络绎不绝,几乎每家店的老板都忙着和客户签单子。但记者昨天在整条街走了几圈,经营年历生意的商户门可罗雀,生意惨淡,更令商户们棘手的是,库房里积压着大批年历,不知销往何处。金老板从外地厂家订的三箱货已经运到,神情落寞的他还是自己动手把台历插进礼品袋里。“卖一个是一个吧!往年政府、国企的订单占80%,今年一个订单也没接到呢,听说广州那边的挂历城退订了几个亿,我这点生意肯定亏了,只能明年转行卖学生用品和小礼品了。 ”  “像银行、移动、联通什么的,年末总得给客户送点纪念品吧,这台历是年年都发的,真正看台历的都是老百姓,成本只有几块钱的台历其实是一种日用品。今年因为有禁令,很多大客户都退订了,或者说下单也迟迟没有动静。”在沙子口经营年历生意的一位男店主说,他们只能寄希望于私企和外企的订单,但数量远不能与国企和金融机构相比。  提起中纪委的通知,多位经营年历生意的商铺老板表示他们最近谈论的都是这个话题。“说实话,每年国企、金融机构等单位的年历订单,占我们业务总量60%以上,但这几天全是退订的消息,有的年历已经做成了半成品,现在一切业务都暂停了,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在年历行业打拼八年的李经理说,今年9月他们还参加了年历订货会,光样品就做了80个左右,按每个印刷5000到上万份,已经投入三四百万元。 “企业单位、礼品公司都不会受到影响,受冲击影响最大的实际上是我们这些生产厂家,每家备货的费用至少五六百万元,虽然现在业务还没最终结束,但预计大批量退订带来的损失至少要60%以上。 ”  成都:印厂订单减三成  往年的11月初,印刷厂都会接到大批的贺卡和年历印刷订单,昨日,记者走访了成都市多家印刷厂和荷花池文具批发市场发现,“公家”的贺卡和日历的印刷订单与往年相比减少了近3成,许多靠“公”吃饭的印刷厂都开始都在寻找新的业务渠道。而在荷花池文具批发市场,贺卡和年历都被放在角落里。  记者走访了成都多家机关单位,都已经取消了贺卡年历福利。“以前到这个时候,很多单位就会到我们这里下单订购日历,但是今年差不多少了一半。 ”昨天,成都市金牛区北站西一路一家印刷厂的陈经理说。去年这个时候,有个单位在他们这里定了5000份的挂历,但是今年只定了2000份。陈经理说,很多老客户直接就在电话里拒绝了。  记者走访调查了10家印刷厂,其中,8家印刷厂告诉记者:今年的日历和贺卡的印刷业务下降了三成左右,有的甚至下降了近五成,已经接到的订单多来自私企。  记者还在荷花池文具批发市场做了一番调查,位于负一楼的文具专卖市场里,显眼位置摆满了各种文具,却看不到贺卡和年历的影子,只有主动询问,才能找得到。记者在一家文具店角落的一个柜子上找到贺卡。黄老板告诉记者,这几年贺卡销量一路下滑,而且多以生日卡片为主,几乎没有机关单位来买,而挂历更是无人问津,“一次也就进一两本。 ”  相比之下,对一些主要接私企的贺卡和年历订单业务的印刷厂来说,影响较小常用的办公用品。  成都市互助路一家印刷厂的经理彭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刚刚接下一家传媒公司3万份的日历订单,“现在提倡节俭,中纪委又下了规定,机关和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肯定要执行,订单或者减少或者干脆取消了。但是私企不受约束,私企正是我们的大客户常用的办公用品,所以公司受影响不大”。彭先生的说法,在其他印刷厂也得到了证实。  业务萎缩,以前一直以靠“公”吃饭的印刷厂开始谋求转型。在印刷厂工作了20年的李女士告诉记者,她所就职的印刷厂以前都是靠着接公家的“大单子”过活,最近几年中央提倡节俭之风,生意也变“秋”了。从今年开始,印刷厂开始转型,重视私企的订单,以前看不上眼的几十、几百的订单他们也不再嫌弃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